打造人工智能创新策源高地 上海将发挥头雁效应_微赚钱

时间:2019-08-21 10:32 作者:微赚钱
share

可以兼职赚钱的网站2014年8月1日,我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技术问答网站与论坛为什么半死不活”的文章,讨论技术问答的现状。那篇文章被推荐到CSDN首页,被很多人看到,关注度较高,也有很多人在文后留下评论表达共鸣。

从那时开始,我不间断地思考能否围绕着程序员的知识、技能、经验开发一个产品,让程序员在这样的平台上来分享自己的认知盈余并有所收益。后来我知道了一个国外的网站,叫作“程式导师”,创始人是台湾的。Codementor类似一个线上市场,上面有很多经验丰富的程序员,明码标价向别人提供帮助。当你遇到一些自己搞不定的问题,Google或Stackoverflow都不能帮你解决时,就可以到Codementor上约一个专家,他会通过信息或影音的方式帮你解决问题。

看到程式导师(Codemetor)这样的运作模式让我大为兴奋。天了噜,简直酷毙了,这就是我想要的!

从此以后,这种围绕认知盈余构造产品的方式就在我心里扎根了,虽然我是一个屌丝程序员,没有创业的激情和决心,可心里却对它念念不忘。因此,当问津的创始人在CSDN上私信联系我时(因为我那篇“技术问答网站与论坛为什么半死不活),我毫不犹豫地去和他们见面了。

问津要做的事,和程式导师相近,他们邀我加入,可惜我当时已经是另外一个朋友的技术合伙人,在另外一个方向上创业,只能用第三只眼关注问津的发展。

这就是为什么对基于程序员的经验共享构建商业模式的产品感兴趣的由来。这也是共享经济中的一个细分方向,而在其它方向上,比如Airbnb,Uber等,已经成了独角兽了。

最近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内,围绕着程序员的共享经济产品层出不穷,今天我打算把我知道的产品梳理一下,给所有的程序员一个参考。这样的话,如果你想用你的经验和技能帮助那些汲汲渴求的同道们跳出焦油坑(《人月神话》作者曾用焦油坑比喻软件开发的困窘现状),就能找到合适的平台。同时,你在 帮助别人解决问题的时候,还可以有经济上的回报。

我将与程序员相关的共享经济产品分为下面四类: 技术咨询类 外包(兼职)类 综合性经验分享平台,涉及程序员 技术VC

逐类趴,Go! 技术咨询类

问津

问津官网,首页最显著的位置有一句话——“问津专家云,专注互联网领域的技术咨询”,这句话说明了其定位。

网站最下方有一个非常简洁的咨询流程图,一看便知如何使用。它支持社交工具交流、电话交流以及线下约见。

网站走简约风格,看起来还不错。目前只有网站,网站是自适应的,可以在手机浏览器中使用。目前网站有分类,有搜索,有信息流展示,可用性不错。

极牛

极牛的官网是(),打开就可以看到它的定位:“与技术大牛面对面,扫清创业路上的技术烦恼”。

极牛的网站是一个宣传入口,使用服务需要下载移动端App,iOS和Android版本都有,网站下方有下载方式。

注意,极牛是通过面对面交流的方式,线上约线下见,主要针对创业公司提供专家技术咨询服务。

问啊

问啊是11月份上线的,官网,官网只是一个宣传入口,使用服务需要下载App,安卓和iOS都支持。

问啊的口号是:“有问题,你就问啊”。它是有奖问答模式,程序员可以悬赏提问,也可以回答别人问题赚钱。

想要在问啊上答题,需要选择一个技术方向完成技能认证(答题),我回答了三道题完成了C++的技能认证。 外包(兼职)类

外包(兼职)类的产品(平台)很多,历史也很悠久。

早期的威客模式,有中国威客、猪八戒、一品威客等。另外还有一些外包平台,比如CSDN的外包站等。以“外包”或“软件外包”之类的关键字搜索,会有一堆。

近期又有一些从共享经济的角度宣传的平台和产品,比如实现、程序员客栈、解放号、我帮你、极客邦、啦啦私活等,感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

利用业余时间做兼职或者全职做外包,这本身是不错的。但专门做这种交易的平台,我向来不看好,从来都不看好,至今我也不相信靠一个平台可以解决外包的各种焚心问题。猪八戒能活下来,是和重庆政府方面的扶植有关。其它的可以走着看,看看谁能活下来,看看谁能做大。 综合性产品

共享经济领域很热闹,还有更多的玩家正在进入,各种衔接行家分享经验的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往出冒,这里面有很多平台,都可以找到程序员的身影,所以我也把它列出来。

在行

提到付费制经验交谈平台,在行是绕不过的。它是国内最早一批做O2O、C2C经验共享的。目前开通了北上广杭深沪成宁八个城市,我早  早提交了成为行家的申请,但因为在西安,目前还在等待。

在行官网http://www.zaih.com,网站兼容PC和手机,网站上的口号是:“找到行家,一对一、面对面,为你出谋划策”。在行有网站、App两种使用方式。

2015年11月上旬我去上海参加培训,使用在行App约见了一个行家,余哲老师,聊孩子自我管理的话题,受益匪浅。同时也对在行有了更深的认识,这种非标准化的见识共享,覆盖360行,没有边界,你遇到的问题或者你的汲汲渴求,总有一个人力所能及的帮助你。

这是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的事情,也是我想做的事情。可惜,我和合伙人的团队已经因为资金问题解散了(参见发布在订阅号“程序视界”的文章“创业失败那天我在做什么​”)。

在行的模式是线上约线下聊,里面没有专门的纯技术话题(如OOM怎么解决),但有技术相关话题,比如聊大数据的话题,比如技术大牛聊编程的话题。如果作为技术人员你能提炼自己在某方面的经验技能形成一个有价值的话题,就可以申请成为行家。我看到深圳地区的行家,有不少腾讯的哈。

整体来看,在行上的行家显得Level较高,这和姬十三的背景有关。我约见的余哲老师根据她的经历告诉我,在行的用户也基本都是素质较高的人群。

有牛

“有牛”是另一个付费制经验交谈平台。如果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个有经验的行家,通过一对一的见面交谈,答疑解惑、出谋划策。

有牛目前只有App,它对经验或者话题的呈现方式,更像是淘宝对商品的陈列,即电商模式。在行是由人到话题,或者由话题到人,感觉上调性更高一些。

8点后

8点后官网http://www.8dianhou.com/,与在行类似,有网站,有App,不同的是,它主要是在线咨询。

我申请过成为专家,接到过8点后的调研电话,后来无果了……

时间拍卖

时间拍卖官网,线上拍,线下见。对照巴菲特的午餐,很容易理解这种模式。和在行是一类产品。

领路

领路官网,口号是“领路,让职场没有难走的路”。线上约,系统呼叫,无需见面,几分钟解决问题。

网站,App都有。

靠我

靠我的口号是,“请教牛人,上靠我”,官网。网站、App都有。与领路类似,线上或电话沟通,不见面。

锦囊专家

锦囊专家的口号是“把问题交给锦囊专家”,官网,首页还有一句话——“解决创业创新问题,从对接实战专家开始”。有网站,有App,支持文字问答、电话会议、面谈等沟通方式。

Hi前辈

Hi前辈的官 网是,定位在互联网求职教育和经验分享。有网站有App,可以预约前辈聊天(线上),也可以参加前辈们的集训营。

付费制经验分享领域的玩家很多,有大有小,各有特色,但互联网没有老二,看看最后谁能活下来吧。 技术VC

这一类,我感觉有点儿像外包模式的改良优化版。

所谓技术VC,就是我有一技术团队,以技术作为投资,帮助初创公司完成产品实现与落地,拿一部分股票或期权,再将这些股票、期权分享给我的技术团队。除了股权,技术VC还可能要求目标公司支付团队成员的薪资。

做技术VC要求有较好的判断力和决策力,否则在这创业公司倒闭成潮的季节里,很可能将小伙伴们的努力枉费掉啊。不过相较技术团队自己创业做产品来讲,这是技术团队谋取将来规模收益的更安全的方式。

这块的玩家我知道的有两个: 联创工场, 天使CTO,ctoangel.html

  打造人工智能创新策源高地上海将发挥头雁效应

  缪琦

  上海拥有人工智能核心企业1000余家,居全国前列,“头雁引领效益”得以发挥。

  集聚1000余家人工智能核心企业、率先发布首个人工智能应用场景建设实施计划、启动一批基础研发平台以及行业创新中心和人工智能实验室……把人工智能上升为优先发展战略的上海,已经初步建成为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领先地区之一。

  但这显然还远远不够。

  用上海市副市长吴清的话来说,发展人工智能产业是国家交给上海的重要任务,上海为下一步发展人工智能产业做了不少规划,将进一步发挥人工智能的“头雁效应”,从产业布局、技术攻关、应用示范、生态营造等方面发力。

  而规划的主线,就是“增强创新策源能力”。

  先发优势

  根据今年3月下旬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增强科技创新中心策源能力的意见》(下称“上海科改‘25条’”),上海突出了三个“一”,其中的“一条政策主线”就是以增强创新策源能力为主线,把握科技创新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从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的发展阶段新特征,着力打造理论新突破、科学新发现、技术新发明、产业新方向的创新策源地。

  从概念来理解,“策源”指的是学术新思想、科学新发现、技术新发明、产业新方向的“从无到有”。

  要实现“从无到有”的突破,既需要合理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安排,也需要人才、机构、技术、金融资本、社会资本、管理等多方面创新资源的集聚,还需要各类活动、平台以及丰富的应用场景,从而催生、孵化和激发重大的科技发明与未来产业。

  上海交通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王延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策源”意味着要让创新成为人工智能研究、技术以及产业发展的发动机和引擎。因此,第一要务就是要加强基础研究,解决卡脖子问题,提升核心技术能力。同时,基础研究要面向未来十年甚至更远,提早布局、厚积薄发。

  除此之外,打造创新策源高地的核心还在于人才。“任何创新最终表现出的都是人才的创新,所以要加强人才的培养,特别是基础研究的高端人才。”王延峰提出,人工智能是无国界的、全球化的变革性技术,因此不管当前面临怎么样的挑战,都要持续加强国际间的合作。

  事实上,打造人工智能的创新策源高地,上海是有基础的。不管是产业集聚,还是平台布局,上海已集结了不少先发优势。

  据官方统计,上海拥有人工智能核心企业1000余家,居全国前列,“头雁引领效益”得以发挥。产业集聚之外,微软-仪电创新平台、上海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等一批基础研发平台也已启动,亚马逊、BAT、科大讯飞等一批行业创新中心和AI实验室纷纷落沪。

  今年5月,国家启动建设了上海(浦东新区)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和上海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试图打造一批示范项目,促进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示范带动全国人工智能创新发展。

  之所以选择上海作为第一个先导区,工信部科技司副司长朱秀梅曾表示,主要是基于上海产业门类齐全,大数据的资源优势,初步成规模的智慧应用基础,和产学研、人才优势四个方面的优势。

  以上海交大的计算机专业为例。王延峰说:“十几年前培养的学生,现在不少已在人工智能创业领域成了执牛耳者。”

  今年5月,在业内具备一定影响力的上海本土企业依图,宣布推出其首款云端AI芯片。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林晨曦就是人工智能创业圈里的“交大帮”一分子。

  2002年,林晨曦为交大夺得了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总决赛的首个冠军,并打破了亚洲零纪录;2005年,他加入了微软亚洲研究院;2012年,他与朱珑一起回到国内联合创立依图,开始了人工智能领域的探索和实践。林晨曦曾表示:“处在这样一个大国,你可以不断发现一些世界级的命题,然后你想去解答。”

  思岚科技创始人兼CEO陈士凯同样是“交大帮”。11年前从交大毕业的陈士凯,在201 3年创办了这家基于激光雷达和SLAM(同步定位与地图构建)技术的公司,目标是提供高性能、低成本的机器人自主定位导航解决方案。

  他告诉第一财经,人工智能的规模化发展必然集中在发达城市,上海拥有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的科技及产业基础,也拥有人才发掘和培育的基础。

  上海的国际化氛围还吸引了大量的“海龟”。把总部从硅谷搬到上海的禾赛科技是3D传感器(激光雷达)制造商,即无人驾驶汽车的“眼睛”。禾赛科技CEO李一帆说,当初回国看重的就是上海对于人工智能的政策支持和创业资源。

  去年12月,上海在全国率先发布首个人工智能应用场景建设实施计划,这也让AI创业者们看到了更多本土机遇。

  于18年前在上海土生土长的小i机器人,专注于认知智能技术的自主研发和产业化应用。公司创始人、董事长袁辉表示,基于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小i机器人已经形成了面向企业服务、金融、政务等多个行业的解决方案,同时也通过开放平台赋能数十万开发者,推动生态建设和产业发展。

  热门领域和冷板凳

  在王延峰看来,和即将在上海举办的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一样,企业、平台和活动的集聚都为上海人工智能的创新策源提供了动力,汇聚了人气。

  但人气之余,在基础研究方面,还要有“在热门领域坐冷板凳”的思想准备,以及“把冷板凳坐热”的耐心和毅力。

  “放在中国的环境里来看,上海的确具有基础研究的优势,但在全球范围来看,中国整体的基础研究还是相对弱的。”王延峰提出,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策源依赖基础研究,而基础研究需要“十年磨一剑”。

  在他看来,国内在AI通用芯片的基础研究以及开源平台方面,都存在较大的短板,“目前的几大开源社区都是国外的,中国还没有”。

  在6月举行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科技部战略规划司副司长张旭表示,人工智能下一步发展竞争力还是来自基础研究和创新。为此,去年科技部发布了首批人工智能2030的重大科技项目,目前已有两个项目开始运行。同时,科技部还支持了5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为什么支持开放创新平台的建设,就是让我们大企业能够把人工智能的资源特别是数据资源向中小企业开放,形成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

  朱秀梅也在发布会上表示,期待上海能够在制度先行探索、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先行先试、核心技术的先行突破以及实现国际合作领先水平四个方面实现先导。

责任编辑: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