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概念股午后走强 中国联通涨超6%_微赚钱

时间:2019-08-15 14:15 作者:微赚钱

发广告平台赚钱◆经济导报记者 戚晨 济南报道 转自:经济导报-山东财经网 快发云创始人-黄来响

办公室里两台价值几十万的音响,让山东快发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黄来响来了兴致。他曾经因为自己的爱好而下血本玩音响、开私人影院,作为连续创业者,他赔过上百万,见过不下50位投资人,“80后”的他在创业生涯中,经历了种种困境和跌宕起伏。对于这个有着一腔热血的创业青年而言,如果人生不能像小说中那样精彩,还有什么意义?

起伏人生

凭借着从小学东西极快的脑瓜儿,黄来响几乎没怎么费力就考上了大学。大学期间,他跟着当时的学长、如今的合伙人一起做了首届大学生论坛,没想到联合全国几十所大学,声势浩大地让学校领导直接“开绿灯”做成官方论坛。2005年毕业后,黄来响进入鲁能积成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基层的一名技术员。

不满足于单纯做技术,黄来响开始尝试销售、管理等多种工作岗位。入职三年,黄来响开始尝试独立带团队,经营业绩全部独立核算,全年团队做到1.5个亿。

“你今天的日积月累,定会成为今后别人的望尘莫及。”心怀大志向的黄来响在做到管理层之后,决定要自己创业。放弃高额年薪、放弃原有的圈子,黄来响拿出所有的积蓄“all in”。2011年黄来响开始生产硬件设备,专门做大屏幕的生产。

看到电梯里的电子屏广告时,黄来响觉得它们有些“落后”:无法无线传输广告内容,只能定时更换内置SD储存卡。“如果自己作为运营商,为各传媒公司以在线方式更换广告,则可节省不少人力。”由于行业跨度太大,没有广告业相关资源的黄来响,决定从自己掌握的“系统集成+硬件”能力入手,向传媒公司等客户提供自己生产的广告显示屏,以此切入这个行业。

做设备供应,卖一台就挣一台的钱,刚开始利润丰厚,但随着竞争加剧,一条设备加上物流和人工成本,利润被摊得很薄。黄来响爱看电影,看到电影开始前的植入广告,他突发奇想,能否也把运营的思路加入硬件设备,这种持续变现的思维激发了液晶屏的分发运营。2014年,黄来响做了第一个版本,将户外广告公司的液晶屏和户外大屏幕进行改造。

因为对资金的松散概念,加上硬件设备的改造和研发风险很大,2015年黄来响一下子就赔进去了670万元。“当时在济南做实验,谈合作装了1000多个屏幕,再加上开发费用,资金压得人喘不过气。”黄来响咬着牙开始跑各大媒体公司,抓紧回笼资金,“每天一睁开眼,自己就像上了发条的时钟没有停歇。”

在一次安装中,黄来响碰到了国美电器派来监督的主管,因为不信任,该公司专门派人来盯着上广告位。这却激发了黄来响看到了一个新商机:为何不能研发一个广告管理平台,通过取景时间、地点GPS坐标等技术手段起到监督作用。

黄来响专门研发了SSP资源管理平台,能够有效管理平台上任意一个点位的广告牌,媒体公司在接触到这套系统后,基本上就会被“俘虏”。原来的广告下单和传统模式,通过数据化、互联网化、精准化改造完全做到了去中间化。黄来响拿下了覆盖169个城市、500多家媒体的十几万台硬件设备的改造权。

专注“注意力”经济

黄来响认为,自己不是追风口的人,面对所做的细分领域,他决定深耕下去。

然而,黄来响被投资公司拒绝的频率,让他自己都感到麻木了。“山东创业项目见到主流投资公司的机会不多,一些机构往往带着有色眼镜。见投资人的时候,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山东人不错,下一句就是,你们创业团队能来北京吗?”黄来响说,从2015年开始,他被忽悠过、被骗过,在与百度确定了合作之后,终于见到了投资人。

“2016年,终于一家子基金投了我们,我也见到了投资人陈晓和田书宁,这两位都是天使投资行业的‘大佬’。”黄来响拿到了一千多万的投资,公司估值达到了1.2亿。

有了资本助力,黄来响终于打了个翻身仗,他把“快发云”定位在线下媒体广告平台,主要服务于两方:一方是拥有线下电子广告屏和静态广告框架的传媒公司,另一方为广告主和4A公司。前者利用该平台,可以对其广告点位、排期、客户、广告订单进行管理;后者则可根据平台数据,实现线下广告自动精准投放和效果分析。随着公司的不断壮大,“快发云”在传统的两端服务外,与百度、糯米、璧合科技、科大讯飞开展广告业务合作。

“一块大屏真正循环播放的广告只有三五个,但真正可以利用到场景却可以有十几个,能否把剩余的流量利用起来,在传统广告基础上真正做到分发?”带着这一想法,黄来响累计投入了上千万的研发经费,对每个线下场景进行研究,通过自主研发的芯片设备,快发云的硬件设备加入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系列新技术。

为实现精准的自动化广告投放购买,“快发云”还在技术上进行了升级。在硬件方面,团队研发了集合iBeacon、NFC、蓝牙、Wi-Fi探针为一体的智能主板。产品既能安装在新广告屏中,也可对旧广告屏进行改造,从而实现对点位周边用户进行探测。同时,利用人脸识别技术,通过广告屏中的摄像头可以了解用户的观看时间、性别年龄等。

“比如两个女生在电梯间的大屏幕前讨论美妆,通过语言信息收集系统,大屏幕上的广告可以迅速切换到适合这一场景的美妆品牌广告。同样,奶粉的品牌如果要投放户外广告,也可以根据后台数据直接设定有0-3岁宝宝的社区楼梯间,这些都可以按照大数据的逻辑合成和购买。”黄来响希望,通过技术手段可以为品牌商建立一个清晰的消费者画像,通过平台系统进行匹配,真正达到直达消费者的传输。

线下的硬件设备如今越来越智能,针对“注意力”经济,黄来响除了线下户外广告,也在聚焦其他的终端设备。比如结账买单时的智能设备屏幕、自助购物机前的LED屏幕等,通过整合这些碎片化的资源,为了更加快速、便利地吸引中小广告商,黄来响也已经在打造户外广告的程序化购买平台,任何一个客户可以实现单次、单点的任意金额的广告购买,真正实现媒体平台的共享。

  证券时报网陈文斌

  证券时报e公司讯,5G概念股午后走强,截至发稿,美格智能、武汉凡谷(维权)涨超6%,成交额达11.7亿元。

责任编辑:马秋菊SF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