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网络半年业绩下滑近三成 110亿海外并购迟迟未果_微赚钱

时间:2019-09-03 11:05 作者:微赚钱

兼职开淘宝店怎么样想进独龙江乡并不容易。

坐在车上我的身体不时在颠簸,还跟着车子一起前后俯仰、摇头晃脑。

从怒江州府到贡山县城,再深入到高黎贡山的盘山公路,最后一段路80公里路800多个急弯足够让身经百战的老司机晕头转向。从海拔1500米的县城直线上升到3500米的垭口时,绑在汽车上的氢气球突然“嘭”一声炸了,似乎在告诉所有人,独龙江的地界到了。

独龙江乡深居中缅边境滇藏结合部,被称为中国最后的秘境。这里也一直是云南乃至全国最贫困的地方。这里聚居的独龙族是我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一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

平均海拔3500米的高黎贡山,曾是独龙族难以逾越的天堑。

在2014年,独龙江乡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儿。一是高黎贡山隧道打通,这成了日后外界进入独龙江乡的唯一通道。二是通了4G网络,“刻木记事”和“放炮传信”真正成了传说。一条无形的互联网之路,让独龙族与美好生活如影相随。

2018年,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 跟现代社会隔离了千年之后,如今的独龙族,正快速融入现代化的社会大潮。

第一家淘宝店

杨绍元打了一杯酥油茶,送到我手里,咧开嘴笑着说,“尝一下嘛”。

独龙江产漆油,比酥油便宜,平时他们自己喝漆油茶,只有招待客人时,才会用上酥油。

这个肤色黝黑的中年男子曾是一个独龙族的猎手,以前,用兽皮缝制的箭袋里插着一把涂满草乌的竹箭,腰上挂一口钝了口的砍刀,再找上两个同村的族人,杨绍元就进山打猎了。

杨绍元还记得父辈传下来的狩猎时的咒语,“山神吉姆达爷爷、吉姆达奶奶,请把腿粗的动物给来,请把头上长角的动物给来。”

熊是独龙族人在丛林里最大的对手,也是猎人们最希望碰到的猎物。他记得有一次,几个猎人抬着一头熊回村,一个猎人肩膀上被熊抓出了一个拳头大的豁口,血还在流,但所有人都欢欣鼓舞,根本不在意那一点伤。

茹毛饮血的日子在高黎贡山被划为保护区之后,画上了句号,“在深山中与黑熊不期而遇时,只能避着走,都被保护起来了。”

2012年,杨绍元在独龙江乡开出了当地第一家淘宝店。这在以往只会以物易物的独龙江,堪称划时代的壮举。杨绍元的店专门销售一些当地的土特产:漆油、董粽粉、土蜂蜜、野生菌子、独龙毯……但是即便是卖得最好的土蜂蜜,一个月也卖不出几罐,因为“路太难走咯”。

这是一个困扰了独龙族上千年的难题。

这座横亘在中国西南部三江并流区域最深处的庞大山脉,每年从十月底开始便会大雪封山,直到来年五月才能迎来通行的条件,所以一年中,山脉那一边的独龙江有半年时间处于和外界完全隔离的状态。

即便是独龙江乡内部,很长一段时间里,溜索和藤桥一直是独龙族跨越河流的唯一方式。

独龙族人要走到外面依靠的是一条人马共走的驿道,而这条驿道,当地的赶马人称“连猴子都要走得掉泪!”

不想被困在里面的杨绍元搬到了怒江州府,在那里,他的淘宝店总算能够接上现代化的物流体系。

这里没有快递点

那时候,刚刚二十岁出头的云南曲靖人雷波,第一次来到独龙江。

雷波的家境还不错,在独龙江乡所属的贡山县城拥有两台出租车。在这个打车绕一圈不超过十块钱的小县城里,一年365天通常有280天在下雨,地质灾害严重,时不时就会遇到塌方和泥石流。有一次出车,雷波亲眼看到跑在自己前面的两台车被泥石流冲进了湍急的怒江之中。

“跑怕了出租车”的雷波在独龙江乡里租下了两个商铺,做起了特产生意。闭塞的高黎贡山无意间成了自驾爱好者和驴友们心中的圣地,雷波的店也得以维持。在此期间,在驴友的建议下,他注册了自己的淘宝店。

雷波很快也遇到了当年杨绍元同样的难题。

那时候,整个独龙江没有快递公司,货物需要先托人带到80公里外的县城后再发货。出山的车并不容易找到,有时候一连好几天都没人出去。“只要把这个情况跟买家们提了之后,绝大部分的订单就黄了。”

高黎贡山似乎成了电子商务无法逾越的天堑,曾经的燎原之势在汹涌的独龙江边戛然止步。

巨变始于2014年

2014年4月,一条横穿高黎贡山,长达6.68公里的隧道成功贯通,结束了独龙江乡半年大雪封路、与世隔绝的历史。

黎刚在那一年卖掉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大货车,和朋友合伙经营往返独龙江乡与贡山县城之间的中巴车,每天上午九点从县城发往独龙江,下午三点返程。

“理论上说,现在全年365天都能顺畅地进出独龙江。能在一天内来回。在以前,这很难想象。”黎刚回忆,几年前他开着大货车经过高黎贡山的垭口,十几米厚的积雪堆积成了一堵雪墙,工程机械只能从底下挖出一个雪洞,“谁都不敢用力踩油门,生怕动静大了,雪就塌下来,把你给埋了。”

黎刚的中巴车不仅载客,还兼具着带货的的功能。独龙族对酒的需求非常大,所以中巴车进山时都要装上几箱酒,有时候还会帮乡里的菜市场捎带一些米面粮油。

独龙江乡有六个行政村,分布在南北走向的独龙江边。乡政府所在的孔当村居中,北面的三个村以种植重楼为主,南面两个村则主要种植草果。重楼是云南白药配方中的重要药材,草果作为一种提鲜的调味料,被大量用于火锅底料,是川滇菜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道路的通畅,让包括重楼和草果在内的优质农产品得以快速输出,同时扶贫政策则沿着公路源源不断地涌入独龙江。通车、通电、通电话、通广播电视、通安全饮水。

最关键的是,这一年,独龙江乡正式开通了4G网络。

一架轰动乡里的电钢琴

2014年,被认为是独   龙江乡的移动互联网元年。

如果说,高黎贡山隧道的打通,促成了独龙族的整族脱贫。那么,另一条无形的互联网之路,更让独龙族与美好生活道如影相随。

曾经赋闲在家的曾姐就开了个快递点,每天一算收入,曾姐的脸上就浮现出笑意。

独龙江乡有了两个快递接收点,曾姐的快递点就在乡口,这里接收除了韵达以外的所有快递包裹。每个快递公司隔一天运来一趟包裹,堆在曾姐的三个临街铺面里,最多的时候,这里堆了两百多个包裹。

独龙江乡南北两端的村庄相距近百公里,乡里没有送货上门的服务,谁的东西到了,曾姐会给对方打个电话,让收货人自己过去取。

曾姐嘴里少不了趣闻,有人拖了一周才来取快递,当场打开,看到了早就枯萎的西瓜苗,有人买了一双鞋,结果让人带回去一看,鞋没了,只看到两块大石头。不过,让曾姐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台电钢琴。

去年11月份的一天,曾姐接到百世快递的电话,说有一架钢琴已经运抵县城,如果要再往独龙江运,运费得额外再加一百块钱。独龙江乡的村民在淘宝上买东西,只能包邮到县城,再往独龙江送,最少得加五块钱的运费,钢琴那么名贵的东西,头一回运,谁都不敢马虎。

问题是,谁买了这台电钢琴?好几千块钱的东西,几乎能顶普通独龙族一家人几个月的收入了。

独龙江乡有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除了常任教师,还有几位支教的大学生,邬敏曾经便是其中之一。那台电钢琴便是邬敏和几个老师一起凑钱买的。“大家都觉得这个东西比较有意义,独龙族的希望都在这些小孩子的身上。”邬敏说。

电钢琴运到的时候,快递点便围过来不少村民。此后,进独龙江的包裹中便开始出现沙发、割草机、太阳能电池、摩托车配件等较大体量的东西。

村民在种植地里如果要用到电,太阳能电池是最便捷的选择,之前从贡山县城买,一个电池至少花去五百块钱,但是在淘宝上,即使加了运费,三百多块钱就能买到。

接的快递多了,曾姐逐渐总结出一条经验之谈:“上过学的人几乎都在用淘宝。”

年轻人的新起点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

22岁的龙志强和哥哥龙建生住在龙元村,这是一个距离独龙江乡政府所在地孔当村北面30公里处的一个小村子。全村29户人家,生活着100多个独龙族人。

四年前,政府为每户人家修建了崭新的住房,同时配上了小卖部、篮球场、澡堂和公共卫生间,不过他们的父母却住不惯新房子,老两口一商量,便去江对岸的山坡下重新搭建了一个独龙族传统的木板房。

在那里,他们守着几十亩的草果和重楼,还养了40只鸡,一头猪和几只黑山羊,在不远处的独龙江边,还有一大片羊肚菌的种植地需要照料。

龙志强去年从昆明的专科学校毕业之后,便一直在准备事业  单位考试,这并不是他唯一的选择,如果考试落榜,他打算去开淘宝店,把父母地里的收成全都挂到网上。

“草果前年的收购价是十块钱一斤,但去年跌到了四块钱,到后来三块钱都卖不出去,去年一年,地里总的收入只有一万多块钱。”龙志强算了一下账,这其中有六七千块钱都是卖羊肚菌赚的,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草果是本地村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如果通过淘宝绕过中间商,还会不会出现果贱伤农的情况。

事实上,独龙江乡如今的电商环境依然处于单向模式。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独龙族人乐意接受网购这一新事物,但另一方面,却鲜有族人通过网购平台,把当地优质的产品卖出去。

2016年,贡山县曾经推行过一个名为“互联网+电商”的项目,全县的每一个村都设了点,意欲帮助当地农民在网上销售农产品。

即将从中南民族大学毕业的木文明,是独龙族中少有的高学历的族人,家人都希望他能够考取州里的公务员,工作体面,收入稳定,关键是能够搬出独龙江。

但木文明执意回去,“独龙江拥有最优质的农产品,只是之前没找到机会销售到外面。”

机会正在到来。独龙江乡持续了两年的封闭改造工程将于今年10月正式完工,对独龙族而言,这意味着外面的人能够进来,里面的好东西又能出去,他们将有可能实现自我造血。

对于这些独龙族的年轻一代而言,脱贫只是第一步,他们希望过上更好的日子,就像木文明说的,“如果五年前有人问我家乡是什么地方,我会回答那是贫穷落后的独龙江,但现在我会告诉他们,那里将变成人间天堂独龙江”。

  巨人网络上半年业绩下滑近三成110亿海外并购迟迟未果

  财联社(成都,记者崔文官实习生王文利)讯, 试水互联网金融不到2年,巨人网络重心回到游戏业务。8月31日,巨人网络披露上半年财报,本期营收13.05亿元,同比降低34.69%,净利润5.04亿元,同比减少28.98%。

  据公告本期业绩变动的原因主要是旺金金融不纳入合并范围、游戏版号被延后产品未能及时上线等等因素影响。巨人网络卖掉曾经的“营收贡献军”又拟收购海外游戏公司,在外界看来,除了主业又聚焦,可能还是投资再布局。

  脱手“网金”重游戏

  2017年巨人网络业务延伸至互联网金融业务(以下简称“互金业务”)。2017年11月,巨人网络曾以8.2亿元收购了投哪网母公司旺金金融40%的股权,并通过协议获得了51%的控制权

  互联网金融业务曾是巨人网络三大核心业务之一(其他两大核心业务为互联网医疗、网络游戏),互联网金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据公告,去年上半年互金营收的贡献达到6.28亿元,占巨人网络总营收的31.91%。

  巨人网络剥离网金业务与盈利不及预期有关。2018年下半年,国家监管层对互联网P2P业务严控,市场对这一块业务的保守观望都让P2P平台盈利普遍下滑。

  政策收紧、行业危机这些外部因素纷纷加持,都促使互金被转让。据公司公告,2018年12月2   8日,与上海兰翔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人民币4.79亿元元出售其所持有的上海巨加的51%股权

  巨人网络转让互金业务的时间点十分巧妙。让人不禁联想巨人网络此前的业绩承诺协议。

  据2018年报,旺金金融2017、2018年二年财务期间扣非后净利润未达到业绩承诺。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决定作价4.79亿元,转让巨加网络51%股权给上海兰翔。交易后,巨加网络将不再纳入巨人网络合并范围。自今年一季度财报起,互金业务就未被纳入合并范围。

  重回游戏业务的巨人网络又会好了吗?据公告,巨人网络游戏业务分为客户端游戏和移动端游戏,其中上半年客户端游戏实现收入5亿,同比下降4.52%,移动端实现收入7.42亿元,同比增长1.12%,移动端收入占游戏收入近六成。

  虽然移动端实现微增,但是从行业背景而言并不亮眼。据艾瑞咨询机构研究报告,巨人网络营收跌出中国游戏上市公司前十。而2017年,公司曾以营收14.42亿元,涨幅50.84%,位列第九。

  目前巨人网络的游戏相关收入来源主要是《球球大作战》、《征途手机版》、《征途2手机版》及“征途”系列端游。

  110亿海外并购迟迟未果

  事实上巨人网络手头的游戏资源并不少,但是新产品大多处于启动阶段。巨人网络表示,自2018年12月以来已经取得版号的6个新游戏产品。新产品未能实现规模化、产业化,这导致收入、利润规模无法与研发投入同步增长。据公告,本期研发投入3.9亿元,上期研发投入3.67亿元。

  新产品上线缓慢,老“征途”有心无力。巨人网络需要新的增长点,上市之初确定“坚持自主研发、聚焦精品、布局全球市场”研发理念。对于巨人网络而言,全球化的确是实现增长方式。7月17日,巨人网络曾发布公告,拟以现金方式购买以色列游戏公司AlphaPlaytika42.30%的A类普通股(9730股)。

  记者发现,巨人网络对这家公司的收购可谓“锲而不舍”。早在2016年10月巨人网络借壳上市的“重庆新世纪游轮”购买Alpha的99.9783%股权,最后被监管机构否决。2018年11月,巨人网络又拟发行股份收购,随后被证监会调查,算上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对标的公司收购。

  这次最大的区别是从股权到现金。而对于现在的巨人网络来说,现金流压力颇大。据公司半年报,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现金净额-8.66亿元,同比亏损增大815.75%,另一方面货币资金不增反降,同比减少0.14%,账面47.16亿元现金与110亿元收购现金款相去甚远。

  为了补足拟收购的现金大缺口,巨人网络已经与银行达成初步意向协议,不过对于现在的巨人网络而言,股权回购是否能否达成还是个未知数,贷款而产生的财务费用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财联社记者曾就半年报经营现状,拟收购资产对公司业绩影响等问题电话和邮件联系巨人网络,截止发稿时均未得到官方答复。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