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发卡_微赚钱

时间:2019-08-22 09:25 作者:微赚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发卡平台怎么赚钱文/锐思

当把这最后一车水泥推到目的地的时候,老高把小车摔在了地上,脚踩着的地面禁不住颤抖了一下。顾不上包工头的责骂,他踢踏着不合脚的老布鞋跑回了工地的帐篷,借着灯泡明灭可见的灯光换上了一套干干净净的迷彩服。随后扛起他的枕头走出帐篷。说是枕头,其实是个大编织袋,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老高实在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把被子枕头什么的全都收进了编织袋,枕着编织袋睡了一夜,像早年间的老地主一样,生怕别人偷走了自己的宝贝。

老高从工地走出来,脸上的汗和灰尘早已混在了一起,给他那张跟庄稼地一样的脸又添了一把肥料。他的脸型是方方正正的一亩三分地,颜色是庄稼地一般的棕灰色。脸上的皱纹也是土地龟裂的样子,这庄稼地也很长时间没人浇过水了。他把编织袋扛在肩上,歪着脑袋低着头,借着月光走在小路上。走到一片花坛,他停下来把编织袋扔到花坛旁边,背紧紧地靠着花坛,拿出兜里的一打破毛票,手指飞快地拨弄着毛票。快过年了,包工头准时给他们发了工资,还给他们每一个人买了回家的车票,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幸运。以前在村里,人们都说包工头全是王八蛋,不是拖欠工资就是暴力执法。现在他出来了,这些情况不但都没有碰上,还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得到回家的车票。想到这里,他把腿放在了地上,头靠着花坛笑了起来。土地色的脸也消失在了土地色的夜中,只剩下了两排黄牙齿。

趁着这消失的片刻,老高想着自己该给女儿带点什么小礼物回去。他真是个有福的人,在外面顺顺利利,家里的女儿又那么懂事:她知道自己的学费来之不易,因此学习格外努力,听说期末考试还考了满分;她还知道家里条件不是那么好,平时还帮着妈妈干农活,自      己给村里的富贵人家洗衣服赚钱,以贴补家用。这么好的闺女,一年不见,如果不给她买点小礼物,那老高这个当爹的简直就不是个东西。他拿出票,看时间还早,还有足够的时间去繁华的地方转一转。

他站起身,扛着编织袋接着往前走。不一会就走到了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方。临近春节,城市的街道上也大红灯笼高高挂,像工地帐篷里的灯泡一样有节律地闪着光。他看着这大红灯笼,既亲切又喜庆,想着自己家应该也挂上了大红灯笼。街上的小商铺放起了喜庆的迎新春歌曲:这些歌他都听过,最近干活的时候,旁边好多家商铺都扯着大喇叭在放,听着叫人只想赶紧回家。街上的行人都穿着洋气的衣服,城里人的品味就是好。他把编织袋放在地上,拉开拉链,半个身子钻进编织袋找出了一瓶花露水,往衣服和鞋上撒着。然后提起编织袋,往商场走去。

走进商场,灯光照得他直拿手捂眼睛。他眨了眨眼,提着编织袋左顾右盼地走着。商场真大,这一个个小柜台看得眼晕。商场真香,一进来就闻见了一股子奶香的味道。小柜台上都印着洋文,他根本搞不清楚哪个是哪个。他皱了皱眉头,眼珠不停地转着。他站了一会,探着脑袋顺着道往前走。

“妈妈!妈妈!这个人好像小乌龟啊!真可爱!”一个小孩看到老高这样子,摇晃着妈妈的胳膊,指着老高说道。“别那么没礼貌!”妈妈把小孩的脑袋转了过来。老高听着,只是笑了笑,接着往前走。这商场里面一个店铺隔着一个店铺,还挺有规律,真像老家的庄稼地,划分得整整齐齐地分配给各家。老高走到一个买香水的店铺,侧着身子看了看价格,摇了摇头走了。“一瓶香水,都够买好几头大肥猪了。”老高随口说了一句。店员和调香水的顾客都看着老高,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老高看哪人少就往哪走,也不知道绕了多少个弯,最后来到一家饰品店门口。他拎着编织袋走了进去,心想这店员真不礼貌,连欢迎光临都不说。小店的三面高低设置着好几层货架,每层货架上都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饰品,中间还有个大台子,放着一堆玻璃杯。他看着这堆花里胡哨的饰品,这堆东西在他眼里就是一堆废铁。他在这废铁堆里扒拉着值钱的东西,往右边看了看,发现右边货架摆着的发卡都很漂亮,就想着给女儿挑个发卡。可他实在不知道这玩意怎么判断好坏:这玩意儿跟挑西瓜一样,得拍拍?还是跟挑瓜子一样,得尝尝?还是跟挑咸菜一样,得闻闻?他不知道怎么判断好坏,就把发卡凑在鼻子旁边闻了闻,发卡散发着和刚才在那个香水柜台一样的香味;他把发卡放在手上使劲地钻了一下,这发卡还真结实,硌得手疼;他又把发卡放在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口,没什么味道。

“先生,发卡不能咬,请您注意。”店里的服务员看着老高挑选发卡的全过程。本不想打断他,看到老高竟然拿牙咬发卡,也忍不住上前提醒。“好的好的!对不起啊!”老高笑了笑,黄牙齿在灯光下格外醒目。

看来不能这么挑,老高看着这一排货架发起了呆,身边挑选的人来来往往。老高却注意到新进来的一个个小姑娘和她挽着的小伙子。小姑娘穿着白色的长款羽绒服,黑色的打底裤映衬得身材更加高挑。短短的头发看上去清爽精神。圆圆的脸、小尖下巴、大大的黑眼睛、长而挺拔的鼻子,透着清新健康的美,让他又想起了家里的女儿。看到这老高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手扶着中间的台子,继续思考着。小姑娘兜兜转转,一会嫌这个不好嫌那个浪费,也走到了右边这个货架。小姑娘没顾上小伙子,径直走过去,拿起了刚才老高咬过的蝴蝶发卡,戴在头上转了一圈,问了一句:“好看吗?”

“好看!”小伙子和老高的内心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老高想,既然这小姑娘带上都这么好看,自己的女儿戴上去肯定也很好看。他揉了揉自己的右手,看着右手上的疤痕:这伤口好久之前就有了,为了省钱给女儿买礼物,自己一直没舍得买药,手上也就落下了这道疤。他看着这道疤,疤痕上浮现出女儿的样子:她戴着这个蝴蝶发卡,穿着那种带褶子的布裙子笑着。女儿也像着小姑娘一样转了个圈,布裙子展开在空中,开出了一朵漂亮的百合花。蝴蝶也活了,只不过它仍旧老老实实地停在女儿的头上,兴许它是把女儿的头当成百合花了吧!他看着自己的手,笑了起来。又抬起头看看小姑娘,嘴咧得更大了。

“哎!哎!醒醒!醒醒!”小伙子在老高眼前摆了摆手,“你看着我女朋友傻笑什么呢!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这脸上的褶子比包子还多!还想冲着我女朋友想入非非!穿上迷彩服就真以为自己是军人了,装什么象啊!”小伙子气性大,看老高这样,还以为老高想对自己女朋友耍流氓,就嚷嚷了起来。

“就是就是,吓死我了!”小姑娘被老高的样子吓得不轻,把男朋友的胳膊挽得更紧了些,又使劲往男朋友身上凑了凑。

“对不起对不起,俺真没有这个意思!”老高挠了挠头说道。他走了过去,从柜子上拿过来小姑娘所戴的那种蝴蝶发卡,又细细地端详  起来。他闻了闻,还是那么香。又对着灯看了看,蝴蝶在灯光下反着光。可这个发卡怎么用呢?他随意地掰着发卡,啪的一下,发卡上面的蝴蝶被他掰断了。老高惊了一下,赶紧把这个发卡放回了柜台。

可掰断发卡的声音还是让小姑娘听见了,她笑了笑,终于逮到了报复老高的机会,大声地喊了起来:“哇!你怎么把发卡给弄坏了啊!真是个人才,没想到你不但是个色狼,还是个弱智!”小姑娘摘下发卡,用发卡指着老高说道,“我告诉你啊,今天你不给个说法你就别想走!”小姑娘朝着老高的方向走了几步,逼得老高只能迈起小碎步往后退。“服务员,这个老土鳖把发卡弄坏了!”小姑娘朝着店里的服务员喊了起来,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尖利。

服务员抬起头瞪了老高一眼,走过来,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让你咬发卡!你怎么还是把发卡给弄坏了!”他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我告诉你啊!这发卡坏了三倍价格赔偿!原价三十块钱你得赔我九十块钱!”服务员仰着脖子,拿余光打量着老高,双手插在腰上说道。

老高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脑勺狠狠地撞到了墙上。他扶着墙,使劲地咬着牙,脚趾在鞋里使劲地蜷缩着,以便不让眼泪流下来。准备高高兴兴地回家,准备给女儿买个礼物看着女儿高高兴兴的样子,结果却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九十块钱自己能出得起,就是出了九十块钱,结果却带着个废品回家。他觉得窝囊,又觉得对不起女儿。他攥着拳头,狠狠地锤着墙。

“哎呦!怎么着!你还想打人是怎么着!”服务员看到了老高的拳头,冷笑了一声。“付不起钱就别在这里买东西!没钱你就别想着买好东西装逼!装逼装不成,就成了你这样的傻逼!”服务员走到老高跟前,指着老高的鼻子开始骂了起来。“赶紧的拿钱过来!别废话!”

这毛头小子,把老高挡得严严实实,灯光也被小伙子挡得严严实实,老高也被小伙子的黑影包围住了。他看着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牙咬得更用力了些,深呼吸起来。他真的很想一拳把这小子打得脑袋开花,以前在村里的时候,谁要是敢惹他老高,他准得把那个人打成猪头,只有让那个人跪地求饶的份。但这事毕竟是他的过错,他自己没理。这帮城里人狗眼看人低,城里的警察也向着城里人。他使劲仰起头看了看天花板,眨了眨眼睛。

“赶紧的,别耽误时间,我还想快点结账呢!”小姑娘和男朋友把老高围住,指着老高大声嚷嚷起来。小姑娘的小尖下巴也变成了纳鞋 底的大锥子,使劲地捅着老高。老高气急了,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摔到地上:“看见了吗!多少发卡俺都买得起!俺告诉你们城里人,别以为农民工没钱,别他娘嘞狗眼看人低!”老高不顾这三个人,快速地往前走,一把抓过来这个发卡,指着这三个人:“俺走了!不用他娘嘞找俺钱,俺不稀罕你们城里人那两个破钱!”

老高把柜台上的发卡收进兜里,摸着这个发卡,使劲地深呼吸了几下。却发现有点不对劲,他猛地把手从兜里抽出来,发现蝴蝶还是和发卡紧紧地粘在一起,在灯光下更耀眼了些。老高举着发卡,冲着服务员喊道:“喂!俺没把发卡弄坏!你们城里人别想讹俺们农村人的钱!俺们农村人的钱不是那么好骗的!”他像个受委屈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走到服务员面前,把发卡递给他看。服务员接过发卡,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也学着老高的样子,在灯光下照了一下发卡,又仔细地摸了摸,发现确实没断,才说了一句:“行吧!我冤枉你了!对不起先生!”服务员勉强鞠了个躬,“现在,我给你结账,把你的钱找给你。”

老高结完了帐,不顾那个小姑娘和毛头小子诧异的眼光,拎着编织袋走出了店门口。店里太热,老高热出了一头汗,他赶紧走出商场。外面真凉快,老高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感叹着自己的运气真好,真没把发卡弄坏。他看着月亮,笑了笑,月光也轻柔地给他添了一件衣裳。他觉得心里暖暖的,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他得赶紧往火车站走。于是他拎着编织袋,小跑着往火车站走去。

“不好意思啊这位小姐!忘了给您结账了!”服务员处理完另两位看到一直等候的另一对情侣还站在那里,赶忙道歉。“没事没事,我给你钱,不用打包了,我自己拿着就行了!”小姑娘把手插进兜里,笑着说道。

走出店门口,小姑娘也学着老高的样子,把蝴蝶放在灯光下照了一下。“老公!你看这蝴蝶在灯光下真漂亮啊,我能感觉它都要飞起来了!”她身边的小伙子看着她,笑了笑说:“是啊!真漂亮!但这蝴蝶再漂亮,也没你今天漂亮啊!”小伙子用手刮了刮小姑娘的脸,笑着说道。

小姑娘凑到小伙子旁边,把胳膊紧紧地挽着小伙子的胳膊,冲着他傻笑:“那么,接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小姑娘笑着,把蝴蝶递给了小伙子。小伙子看了看,还是蝴蝶和发卡组合在一起,最漂亮。

本文为在群作者锐思原创版权所有,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