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恩都被吹上天了,艾顿:去年咋不吹老子_微赚钱

时间:2019-09-11 11:05 作者:微赚钱

原标题:蔡恩都被吹上天了,艾顿:去年咋不吹老子

去年零成本赚钱的好项目今年的NBA选秀大会已经结束,来自杜克大学的锡安-威廉姆森被新奥尔良鹈鹕选中,成为状元秀。锡安-威廉姆斯被称为十年一遇的天才球员,不禁让人想起他到底有何种能力得到如此高的评价,也不得不让人将去年的状元秀和他对比下。

作为18年的状元,艾顿显然不是美媒喜欢的类型,关于他的报道和曝光非常少,人们对于他的关注度也远远不及东契奇以及特雷杨。虽然如愿以第一顺位加盟了太阳,但是艾顿本赛季在菲尼克斯的日子却超级难捱。

因为这支烂队在锋线青年才俊,包括布里奇斯、杰克逊、甚至于打不上球的本德尔等人在内,已经人满为患的情况下,竟然还从奇才交易换来了另一位攻击型锋线乌布雷,所以这样的神操作,直接导致太阳压根就挑不出一个具备NBA首发水平的控卫。

在这种情况下,艾顿不仅场均能够得到16.3分,而且还能抢下10.3个篮板,在过去的十年里,他是仅有的三名场均能够拿下两双数据的新秀之一(另两位是布雷克-格里芬和卡尔-安东尼-唐斯),也是菲尼克斯太阳队史上首位完成这一壮举的新秀。即便是放到整个联盟,艾顿的场均篮板数也能排到第13位,他也是唯一一名场均篮板上双的新秀。

艾顿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进攻手段,都已经非常成熟,虽然他没有三分球能力,却也有一手稳定的中距离,在太阳只是缺少机会,所以曝光度都被东契奇和特雷杨这些话多的球员抢走了,要不然他怎么会当选状元。

只是蔡恩对标的詹姆斯,所以才会吸引到很多媒体的眼球,咱艾顿还是老老实实,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邓肯低调获得了成功,伦纳德  低调也获得了成功,艾顿,应该没问题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辅仁药业黑天鹅事件持续更新剧情。

  9月2日停牌一天之后,ST辅仁(维权)3日、4日连续两日均跌停,4日收盘报6.98元/股。

  3日晚间,ST辅仁再收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具体情况。这也是辅仁药业自分红引发危机以来,收到的第三份问询函。在此之前,上交所曾接连发出两封问询函,要求辅仁药业就公司资金情况,主要经营资产情况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情况三方面作出说明。

  9月3日,上交所问询函要求辅仁药业和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进一步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具体情况;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发生过程、决策者及相关责任人;并且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应当制订切实可行的计划和时间表,尽快偿还违规占用资金,消除违规担保情形。

  “白马股”被“ST”

  辅仁药业的“黑天鹅”  事件缘起7月无法拿出6000万元分红,而此前一季报显示其账面上有17亿元货币资金。

  因此,7月20日上交所发出第一份问询函,拉开辅仁药业从白马股到ST的“狗血爆雷”剧情。

  针对第一封问询,辅仁药业回复称,截至7月19日,公司及其子公司现金总额仅有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资金去向还需进一步核实,并未对资金去向给予明确回应。随后,上交所火速下达第二份问询函,要求其说明资金去向。

  7月26日,证监会也决定对辅仁药业立案调查。

  事实上,回看辅仁药业的股价,自今年4月以来就已浮现隐忧,一路下跌。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表示,债务逾期会引起相关的诉讼产生,如果因债务导致两个会计年度净利润为负,则会被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告。如果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可能存在被并购或破产重组的风险。

  河南首富的危机在一次次问询中逐渐浮出水面。此前辅仁药业为鹿邑当地无人不知晓的知名企业。

  “我们县的三大金字招牌,老子故里、辅仁药业、宋河粮液。‘百姓药,辅仁造’名噪一时。我们县的医生开药,有辅仁出 的就不开其他药厂的,没想到如今一地鸡毛。”一名祖籍为鹿邑的医药零售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1993年,朱文臣率朱氏兄弟创建了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征程。1995年5月,朱文臣又开始筹建辅仁药业集团,该公司最终于1997年注册成立,位于河南省鹿邑县玄武经济开发区,注册资本为1.2亿元。

  2006年,朱文臣入主*ST民丰(民丰实业),辅仁药业成功登陆A股市场。另外,在此之前的2002年10月,辅仁药业集团还取得了鹿邑当地颇为知名的国有企业宋河酒厂的经营权。

  辅仁药业借壳上市后,朱文臣得以迅速积累财富,2012、2013年连续两年分别以76亿元和80亿元财富在胡润富豪榜上位列河南首富。2018胡润百富榜显示,朱文臣的身家达到120亿元。

  而辅仁集团另一核心资产宋河酒业也并不平静。在辅仁药业爆雷之前,宋河酒业就已屡爆拖欠工资和欠缴养老保险的负面消息。

  短期危机难解

  8月31日,辅仁药业发布半年报,揭开了巨额货币资金的去向之谜。

  中报显示,今年半年度末公司货币资金1.34亿元,较年初的16.56亿元减少了91.88%,公司解释称,主要系存在关联方借款所致。中报还进一步披露了控股股东和关联方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包括向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提供资金15.23亿元,向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宋河酒实业有限公司、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关联公司分别提供了2.81亿元、815.54万元以及418万元的资金。

  公司称,由于存在关联方借款,导致公司及子、孙公司的部分债务出现逾期,银行资金被冻结。由于公司部分资金存在限制性用途,且存在部分债务逾期情况,资金流动性不足。于是才出现上述的未受限资金377.87万元。

  发布半年报的同一天,辅仁药业发布关于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公告显示,因为辅仁药业近日发现公司内存在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情况。截至8月31日,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借款余额16.36亿元以及连带责任担保1.4亿元,且尚有担保余额6202万元。

  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分析,辅仁药业目前想要解除危机,一是看能不能得到债权人对它暂时推迟追债,股东之间能否顾全大局、达成妥协;二是需要自己想办法,解决流动性不足的困境;此外,地方政府会不会在资金或者政策上给它一定的扶持和救助,也极为重要。

  但以目前的情形来看,辅仁药业想寄希望于控股股东还款似乎难解燃眉之急。

  今年6月以来,辅仁多次披露控股股东股票被冻结的公告。根据8月30日最新的冻结公告,辅仁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2.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已经全部被冻结,且存在多次轮候冻结情形。

  中报显示,受公司资金周转紧张影响,公司业绩也出现下滑。根据半年报披露,辅仁药业上半年实现营收27.6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0.9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1.45%。

  与此同时,资金紧张承压负面效应持续冲击。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52亿元,同比大降55.69%。公司解释称是销售收回资金有所减少、采购支付资金增长较多所致。

  中报还披露,关联借款未计提坏账准备主要原因为,经与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沟通确认并已承诺将及时予以归还,暂未计提坏账准备。而对涉及对外担保事项的诉讼,由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正在积极筹措资金予以解决,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承诺将积极归还债务,不会造成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也不会对小股东利益造成损害。根据以上情况,公司暂未对上述对外担保确认预计负债。

责任编辑:陈悠然SF104